和尚都是形似枯木,心如死灰的吗?和尚都是不苟言笑,话语寡味的吗?

这恐怕不能一概而论!

有许多禅师是充满着生活情趣的。他们的灵思跃动而活泼;他们的言谈诙谐而幽默。

蕴含于幽默感中的那份大智大悟,尤令你惊叹不已

唐朝有个赫赫有名的大将郭子仪,安禄山叛乱时,任朔方节度使,在河北击败史思明,唐肃宗即位时,又配合回纥兵收复了长安、洛阳,因而升为中书令(相当于宰相)。

然而,这位功盖天下,权倾朝野的郭子仪,却又以一个平凡、卑微的佛教徒自居,常去佛寺拜望禅师,聆听禅师说法。

有一天,郭子仪像往常一样探访禅师,问了如下一个问题:

“请问师父,佛教是如何解释‘慢’(傲慢)的?”

禅师听了这句话,忽然变了面孔,眼一瞪,嘴一撇,以一种极其傲慢无礼的态度对这位宰相喝问:

“你这个呆头在说什么胡话?”

一霎时,所有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郭大人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这和尚怎能用这种口气说话?

显然,郭子仪也无法忍受这种蛮不讲理而突乎其来的“侮辱”,他的脸上开始出现一种虽颇轻微但却严肃的愤怒表情。

就在这时候,禅师又恢复了往昔那慈祥的面容,微笑着说道:

“大人,这就是‘傲慢’。”

多妙的“幽默小品”!

这位禅师知道,像郭子仪这样位高权重的大官,早已习惯于发号施令了,其左右部下无不俯首听命,没有一个敢顶撞违拗的。

要让他懂得什么叫傲慢,最好的办法,不是字面上去解释傲慢的概念,而是让他亲身被人家“傲慢”一次,实实在在地尝尝“傲慢”的滋味。这种“幽默”常常胜过一大套空洞的说教。

日本一位名叫信重的骠悍武士向白隐禅师请教:

“真有地狱和天堂吗?能带我去参观参观吗?”

“你是做什么的?”白隐问。

“我是一名武士。”

“你是一名武士!”白隐叫起来,“哪个蠢主人会要你做他的保镖?看你的面孔简直像一名讨饭的乞丐!”

“你说什么?”信重跳起来,热血涌上脸孔,伸手要拔腰间的宝剑,他哪受得了这样的刻薄话!

白隐照样冷嘲热讽:

“哦,你也有一把宝剑吗?你的宝剑太钝了,砍不下我的脑袋。”

武士勃然大怒,哐地一声抽出了寒光闪闪的利剑,目露凶光,对准了白隐的胸膛,此时,白隐安详地注视着武士说道:

“地狱之门由此打开!”

这位武士一刹那恢复了理智,觉察到自己的冒失,深感禅师的道法非同寻常,于是急忙收起宝剑,向白隐鞠了一躬,谦卑地道歉。

这时候,白隐微笑而温和地告诉武士:

“天堂之门由此敞开!”

这位武士顿时醒悟过来:当你萌生行凶作恶的念头之时,你正在向地狱迈进;当你谦卑慈爱时,你已处在天堂里了。

一位中国禅师,一位日本禅师,不约而同地以幽默的方式,形象而生动地解答了宰相与武士的问话。

他们的幽默除了来自于智慧,还来自于“无私无畏”。

试想,如果看到宰相就奴颜卑膝,极尽逢迎拍马之能事;如果看到武土就胆战心惊,避之唯恐不及,那还幽默得起来么?

禅师的幽默,并非一味挪揄嘲弄,更非恶作剧,他们善于区别对象,分别情况,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

默仙禅师住在丹波的一座寺院里时,一位常来寺院的教徒向默仙诉苦,说他老婆太吝啬了,只进不出,一毛不拔,简直弄得他难以做人。默仙答应去开导开导他的太太。

一天,默仙禅师去看望这位“吝啬”太太了。施过礼以后,默仙在她面前伸手摊开巴掌,像丐儿讨食似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位太太惊讶地问。她知道,远近闻名的默仙大师决不至于向她乞讨东西。

“假如我的手掌永远这样摊开,只放不收,始终不变,你管它叫什么?”大师问。

“畸形!”太太叫道。

默仙大师又在她面前把五指收拢来,握成拳头问道:

“假如这只手永远这样紧握着,只收不放,始终不变,你又称它叫什么?”

“还不是畸形!”

“只要你多多了解这一点,”默仙冲着这位吝啬太太莞尔一笑,“你就是一位贤内助了。”

效果真是奇妙——自此以后,这位太太相夫教子,非常贤惠,不仅节俭,也懂施舍了。

这便是禅家的又一种幽默。婉转地提醒你,风趣地指点你,含蓄地批评你,却不故意伤害你,存心为难你。

而其效果则远远胜过简单粗暴的斥责,正如印度诗人泰戈尔所说:

“不是锤的打击,乃是水的载歌载舞,使鹅卵石臻于完善。”

以柔克刚,笑谈真理,体现了禅者与人为善的仁慈心肠。

如果作一次开卷调查的话,现代人十之八九是喜欢幽默的。

当然,幽默是个大题目,从民族、文化、传统、素养、个性等角度,都可以写出一篇篇长文章来。

 

笑谈真理

不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幽默乃是人类心灵舒展的花朵,只有无拘无束的心灵,才能开出幽默之花。

如果哪位禅师一心想巴结官府,或者唯恐得罪当朝权贵,处处谨小慎微,那么幽默也就离他而去了。

古代小说中有副对联:“人无风趣官多贵,室有琴书家必贫。”在等级森严的专制社会里,当官的只想保住乌纱帽,媚上而傲下,哪有风趣可言?

显然,幽默与俏皮话是两码事。

林语堂先生说:

有相当的人生观,参透道理,说话近情的人,才会写出幽默作品。

是的,白隐禅师如果对于天堂与地狱没有透彻的参悟,那是决不可能以幽默的方式来鞭辟入里地启发骠悍的武土的。

英国小说家梅瑞迪斯关于幽默的定义,可说是深得吾心:幽默“表示的是心灵的光辉与智慧的丰富——这是最上乘的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