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出身豪门,家产丰厚,又多才多艺,日子过得很好,很快,到了婚嫁的年龄,父母仔细的为她挑选着,媒婆也快把她家的门槛给踩烂了,但她却一直不想结婚,因为她执意觉得还没见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个人。直到有一天,她去一个庙会散心,在万千拥挤的人群中,瞥见了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袭洁白的长袍,头顶乌黑的发髻整齐的套在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正专注的在思考着什么,好像喧闹的世界与他无关。仅是一个匆忙的背影,女子便断定这个男人便是她苦苦等待的结果。可惜,人群太拥挤,她无法走到那个男子的身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回到家后,整天魂牵梦绕,茶饭不思,后来的两年里,不顾家人的反对,女子四处去寻找那个男人,但这人就像蒸发了一样,无影踪,留下的只有那短暂的一个背影。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女子坚决的拒绝了所有前来提亲的人,而她也逐渐过了出嫁的佳龄,她每天都在向佛祖祈祷,希望能再遇到那个男子,就算只一个背景,那个熟悉的背影…终于,她的诚心打动了佛祖,佛祖显灵了。

佛说:“你真想再遇到那个男子吗?”

女子说:“是的!只要再让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见到他,我愿付出一切。”

佛说:“要你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包括爱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你做得到吗?”

女子说:“我能!”

佛说:“你还必须修炼五百年道行,才能与他相遇。你愿意吗?”

女子说:“我愿意!”

话音刚落,女子化作了一颗树,就生长在初次相遇的庙会官道旁,每天都会有许多人经过,女子诚心祈祷着,阳光下,慎重的开满了花,每一朵都是她前世的盼望,白昼交换,四季轮回,发芽,开花,凋零,再发芽……

她日夜孤独的期盼着,在人群中不厌其烦的寻找着。无数次的满怀希望,又无数次的希望破灭。五百年就这样悄然过去了。最后的一天,一个平静的日子,没有一丝风。看见了,终于看见了,远远的行来的翩翩公子,那个她等了五百年的男子,仍然一袭白装,白衫折扇,乌黑的发辫,步履轻盈,貌容如画,悠闲的走在当年同样的官道上,却最终无视的从她身边走过,当然,他不会发现有一颗树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她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泪如雨下,美丽的花瓣在他身后颤落了一地。路人和孩童们都惊讶的围着她高呼:“快看这棵奇怪的树,它在颤抖……”

男子闻声停下了脚步,回头轻轻一瞥。目光碰撞,但他却永远都不会知道,那零落满地的并不是花瓣,而是女子凋零的泪。男人又一次的消失了,五百年的苦苦等待,不过换来了一次擦肩而过。

再一次出现的是佛祖。

佛说:“你满意了吗?”

女子:“不!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路边的一颗树?为什么只是匆匆而过?如果天很热,他就能在我身边乘凉,或许,或许我们还能接触到对方。”

佛说:“你想接触他?那你还得修炼五百年!”

女子:“我愿意!”

佛说:“你吃了这么多苦,不后悔?”

女子:“不后悔!”

于是,她的躯体后来被做成了一块木匾,悬于荒郊山林间一座凉亭的檐下。又是四百多年的风吹日晒啊,苦不堪言,四百多年间,看不到一个游人,看不见一点点希望,只能依靠那唯一的记忆来填充她的思念。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女子的躯体已长满了青苔,而心也逐渐平静,她明白,不到最后一天,他是不会出现的。又是一个五百年啊……

最后一天,女孩知道他会来,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动。来了!他来了!他还是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色衬衫,脸还是那么俊美,女孩痴痴地望着他。这一次,他没有匆匆的走过,或许,天太热了,或许他迷路了,又或许他累了。总之,他停下了脚步,倚在凉亭的栏杆处,微闭着眼,朦胧的睡去。

群山环拥,青翠之中,只有他这一抹纯白的色彩。女子的心醉了,她多渴望永远的停留在这一刻,但,她却无法告诉他,这千年的相思,千年的柔情。

男人歇息片刻,便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起身,满怀感激的看着亭子,目光最终停留在这块长满青苔的木匾上,再次目光相碰,他轻柔的用手将匾上的青苔抹去,她感到了他手心的温度,温热的,却足以将女子的心融化,足以抹平她千年的苦。最终,他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视线的那一刻,佛祖再次出现了。

佛说:“你还不满足是吗?”

女子:“我只想请求您满足我最后一个要求,即便再修行千年万年,即便躯体支离破碎。”

佛祖笑着问她:“想永远陪在他身边?”

女子:“是的。”

佛说:“这需要你再受千年的苦行,但,值得吗?”

女子:“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

佛祖微微地点点头。

这一次,女子被化作一块坚硬的石头,深埋在泥土里,周围漆黑一片,不见天日,过去千年的三次相遇的记忆是她支撑下去的动力。就这样,世界在变化,人世在轮回,但千年的修行,千年的等待,千年的爱却一直在继续。终于,等到了最后一年,她被两个开采矿石的青年人挖了出来,两个人欣喜若狂的将她重新带到了世间,她再一次看到了这个另她陌生的世界,在加工厂里,女子的身体被坚硬的切割机剖开。听到人们惊喜的欢呼,才得知自己的这颗心,这个时代的人称它为水晶。于是,女子这颗清澈如冰的心便被打磨成了一枚多棱角的白色水晶挂坠,标上不菲的价格放在昂贵的橱窗里对市出售。

后来,女子的心最终被一位时髦的漂亮姑娘买下了,而那男人,同样也在冥冥安排中出现在了女子的面前,女子那经历两千年后仅存下来的心裸露的躺在精美的包装盒里,印在他的眼中,男子第一次深情的望着女子,第一次温柔的爱抚她,第一次看着她不禁落泪。可是,女子知道,这些深情和眼泪都不是为了她。女子的心终于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身上,能听得到他的心跳声。而女子明白,这颗期待已久的心却并不是为她而跳动。女孩心中一声叹息。

佛祖再次出现在女子面前。

佛说:“我已经满足了你的愿望。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女孩平静地说:“为了他,我已经付出了两千年漫长的岁月。爱一个人如此之难,花开花落,夏去冬来,风吹雨打,两千年的无怨无悔换来三次相遇,足够了。敢问佛祖,世间情为何物?”

佛说:“孩子,世间无常,情如空中的海市蜃楼水中的明月,虽美,却是虚幻无实的。永恒的是世间的悲欢离合,无有尽头。为了让你能放下,我等了你两千年,是时候回家了。”

女孩听完,放声大哭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她皈依佛祖,从此随佛修行…

庙会人海那一遇,

思君候君两千年。

今朝心碎梦初醒,

愿君再见在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