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显密禅修学院:

言「达心门」者,由常看守心故,渐达自心,本性清净,不为一切烦恼诸垢之所染污,犹如虚空。故云「亦名达心门」。如空融师兄早前所言,诸心门是一路“由常看守心故”,次第先后修证而来。当然诸法空相,万事无绝对,这可能也是针对大多数修行人的普遍因缘而言,不排除有前世修行较尽圆满的所谓“利根”修行人,会在某个时空显相为“超越次第跨越速成”。

回到这个普遍次第,达心门之前的“征心门”,因时时观见一切念头成住异灭之虚妄,时时照见心中之幻心,行者已能稳定驾驭“举缘妄想,却征缘心”,也就是可随时随地遮却妄念的升起,以此境界久而熟习之,渐渐必可终令诸念不生不起,如同天空不曾升起一丝云絮,乌云不升,白云也不起,亦无风无雨无雾无霾无闪电,如诸烦恼不起不染,那就只剩下朗朗晴空,如镜通达,了了分明,行者开始与道相合,与虚空般的清净本性真如佛性相应,那就是渐而终达自心的“达心门”境界。

初看到这个达心门的定义时,心里是哐当一声跌落,第一念就是,看看自己的状况,惭愧生法,放弃这次作业算了。这种“本性清净,犹如虚空”的境界,如同隔着太平洋望梅止渴,离自己十万八千里,感觉那是几乎快要接近“涅槃”了!于是向后翻看了一下,果然见下一个“了心门”在后面等着了:“了自己心,无障无碍,灵通迅速,而体常住不动,毕竟寂灭,即涅盘相”,这里的涅盘相,那起码是初果圣人才能靠得上边的境界吧。言语道断了,才可能有机会心通无碍。一个言语道上纷纷扰扰的自己,虽然不该给自己泄气,但也的确因此故,很长时间提不起能量来面对此番的心门。

挣扎着回到“达心门”,如何不为一切烦恼诸垢之所污染呢?想来想去,起码得等到真有能力破这十阵吧?佛在《杂藏经》中,说偈语给魔王听,总结他安插在三界内一切众生,及诸修行人心中的十支内军部队:“欲是汝初军,忧愁军第二,饥渴军第三,爱军在第四,第五睡眠军,怖畏军第六,疑为第七军,含毒(又作嗔恚)军第八,第九军利养,著虚妄名闻,第十军自高,轻慢于他人。汝军等如是,一切世间人,及诸一切天,无能破之者。”佛陀此偈所述因缘再也不能更清楚了,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十支内军依次而来,并且每一个挑战都很大,每一个都隐暗难破。破十支内军,外军才可能不来。一位修行人一旦面对内外军夹击的时候,若届时无智慧定力应对,估计不疯也会狂。那再看看自己现在哪里?初军那里吧,就卡住了,并且向后一路看去,看上去支支部队都已进驻啊。所以佛家才有说,修行人,过三阿僧祇劫才能磨尽诸垢,照见真如,成熟三十二相因缘,成就佛果。

那么一阿僧祇劫又是多久呢?《大智度论》里有个非常清楚的表述是说:“天人中能知算数法,极数不能知,是名一阿僧祇。如一一名二,二二名四,三三名九,十十名百,十百名千,十千名万,千万名亿,千万亿名那由他,千万那由他名频婆,千万频婆名迦他,过迦他名阿僧祇。” 修而成道,就是这么浩久! 到天人中最擅长算数的那位也不能知的那个天文极数,是一阿僧祇!那么大致如何判断一位修行人修到了第几阿僧祇了呢?此论续说有三征兆:“初阿僧祇中,心不自知‘我当作佛不作佛’;二阿僧祇中,心虽能知‘我必作佛’,而口不称‘我当作佛’;三阿僧祇中,心了了自知得作佛,口自发言,无所畏难:‘我于来世当做佛’”。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修到燃灯佛时,是修完第二阿僧祇。。。所以,细品一下阿僧祇的概念,对照这三项征兆,俨然是一个漫漫浩荡的工程。如果没有特别殊胜的累劫因缘,幸蒙诸佛宣讲密法因缘,得以业障速除,功德具足,继而得蒙诸佛摩顶,直接加持超拔,那就得这样累劫累世漫漫慢慢修。

所幸《法华经》里的“一大事因缘”在这个时空离我们并不远:“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舍利弗,是为诸佛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 以此“一大事因缘”,我们今天,才能在娑婆世界六道茫茫无量无边众生中,不高不低,不偏不倚,有幸得生南阎浮提,继而幸而得生不富不穷,非垢非净,善恶间杂的当下阎浮提里地球上的“中国”,因掌握中文因缘故,继而幸闻且能信受后五百岁时留在娑婆世界的佛法,不仅仅从中遇到了显宗,还有幸继而遭遇密法,得入显密禅修,以致于终极的终极,还能种种万般因缘,竟而遇到上师,拜入师门,那真可谓是一切幸中之极幸,就像那个十军彻破方越魔之上,就像那个阿僧祇的次第,层层递进的一切微妙至极的接近“一大事因缘”的因缘,大家都不可思议地占齐了。如果不明不晓不惜这万幸之幸,就只能说太对不住自己了。

只能在心里说,我这不孝弟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恩您,感恩那慈悲的“一大事因缘”,感恩我不可思议的敬爱的上师。

 

顶礼金刚上师带安来!

感恩金刚上师带安来!

皈依金刚上师带安来!

 

明道

合十顶礼叩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