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显密禅修学院)

言「了心门」者,由常看守心故,了自己心,无障无碍,灵通迅速,而体常住不动,毕竟寂灭,即涅盘相。故云「亦名了心门」。

弟子空性:在《心经》中,心与虚空融为一体

达摩祖师曰:“世人如能心无一物,不自塞心门,则痛苦烦恼不生,离开地狱之门已远。”我们生活中遭遇任何难关,以及不如意事,皆因自私、贪欲、愤恨、执着,种种纷飞的妄念障碍了自心,而使自己本然清净之门,无法开启智慧,如此丧失了这份天生本具的能力,真是很悲哀的事情。

记得在2016年闭关中,上师加持后,让弟子们随文入观,契入《心经》经文。当时一心执着于经文的光色,定中只见五彩缤纷,各种形状,大小不同的光团,交织成如梦如幻的光网。然这光网是由妄心而起,实乃幻相,于经文中只见青、黄、赤、白光明等事,而此与道相违,无法进入实相禅观。

三日后幸得上师指点迷津,才知心不安定,别取境界。即時忏悔礼拜,心不再执取,知幻即離,離幻即覺,冲破光网幻象,这巨塔般的光墙,剎那间即消逝无踪,经文朗朗呈现。

再次诵读经文,随文契入,是诸法空相,本体常住不动,“心”在安般守意呼吸中寂静,密轮处生起一股股强劲的力量,延伸直入顶轮,强大的能量源源不断,身心合一如挺立于天地间的钢柱,顿时见自己全身无处不是经文,从头到脚,从内到外,由细胞到毛孔。

我展开双臂承接来自宇宙源源不断的能量,心中喷涌而出的经文是那般强而有力,当下强烈的白光围绕着我的全身,身体已然分解成经文,一字字灿灿金光全部奔向虚空,消融在寂静里,身心皆空,无二无别成为虚空中之一体。

入法界不可思议的体验,真的无法用文字叙述,生活中如果任何时刻都能够圆融自在,外境虽然千变万化,心境却始终一如、了了常知,守心不动,不住妄念远离颠倒梦想,由常看守心,即能明白自己心无障碍,因缘生启时,及时灵通迅速,进入圆通不可思议法界,法界如体常住不动,毕竟寂灭,无住心即涅槃相。故云「了心门」。

弟子明见:参禅悟道先“治病”

“了心门”是什么?是一台“外科手术”,施术的对象就是自己的这颗“心”。“了心门”又是一个游戏积分卡,只有把一个个的“伪心”关卡突破,才能打通这一条通向涅槃的“路”亦或是“通道”。

涅槃是什么?涅槃是“一切变现不为烦恼,皆合涅槃清净妙德。——《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为什么要涅槃?成佛呀!

为什么要成佛?因为成佛才能度众生啊,让众生脱离生命中的种种烦恼、痛苦和轮回,一起达到佛的境界:无为、自在、不生不灭。

好啦,下面就来“做手术”吧!

手术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工作:进手术室、清洗消毒、备足医疗器械和药品等,这些跟上师带我们一同走向解脱的场景是多么的吻合啊!

◆推进手术室——皈依(为我们提供了强大的保护环境)

◆清洗消毒——持守戒律(洗刷我们的身心,不再被染浊,保持洁净)

◆完备的医疗设备和药品——上师赐给我们的一切法(勇猛精进地修行,才能驱除垢障,走向证悟。)

那就开始吧……

先来切掉:不发心——令我发起菩提心;

再来切掉:不仁慈——令我起于大慈心;

而后切掉:好杀戮——令我升起大悲心;

随之切掉:易嫉妒——令我固守随喜心;

继而切掉:爱贪著——令我能起大舍心;

彻底切掉:诸贪吝——令我常行布施心;

倘若骄慢心升起,拿起戒刀不迟疑;

嗔恚犹如微细菌,必由忍辱抗衡之;

如若术中犯“昏沉”(懈怠),

唯有“医德”(精进)来掌控。

继续切掉诸散乱,唯有禅定能愈之;

愚蠢犹如“心梗塞”,升起智慧如“起搏”;

仁医仁德为十善,无为、无漏,惠十方。

……

“言《了心门》者,由常看守心故,了自己心,无障无碍,灵通迅速,而体常住不动,毕竟寂灭,即涅槃相。故云:‘亦名了心门’。”

弟子悟开:风动、幡动?与我无关

参悟[了心门]修行得至身定心空,万缘都寂。风动也好,幡动也罢,与我了不相关。

皈依上师后已经吃素有4个月了,可梦禅中仍是不断的见肉、吃肉,在末那识的统领下恒执不断且处处做主。我们之所以放不下这一切,与自认为所见所触的都是真实的这一“经验”有极大关系,往往也总是无法摆脱“物质决定意识”的思维定势,为何总有一个“我”的感觉呢?这就是我执。以往根据经验,总以为是自己眼睛看见了外境,耳朵听到了声音,鼻子闻到了气味,身体有触觉等。其实一切有情从未直接看到过外境,从未直接听到过外面的声音,从未直接闻到过外面的气味,从未直接尝到过外味,也从未直接接触过外物。我们以为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品尝到的、触到的,皆是由六根与六尘所“触”后产生了一个“影像”,这个“影像”是由我们的藏识变现出来的如梦幻泡影般而已。

修行佛法后,我们要逐步的拔掉烦恼障的习气种子,分清真心与妄心,其实修行的过程就是以自己的妄心来寻找真心的过程,当妄心开悟找到真心后,便知晓二者本为一体。无始劫以来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有常住不灭的真我(真如法身)存在,以为色身为“我”,感觉到的为“我”,当色身和觉知的感觉消失后,我们就会感到恐慌,因此会恐惧死亡,所以我们都会拼了命的为自己争取一些东西,如:名声、子孙、财产等,这些都是成为“我”还能够延续的妄念。当然,通过人为的努力我们可以得到暂时的快乐,但只要你还在六道中,就脱离不了轮回的苦楚,与其追逐这一生短暂的快乐和功名富贵,不如拿出时间来寻求永恒的解脱。

时至今日,我仍有一颗此起彼伏的“心”,被感动过、被痛苦过、被满足过、被快乐过,也被观照过,但当我坚定修行的信念,升起出离的决心时,修行已变得不再漫长,不再无趣。修行不在言语中,也不在经典中,而是在我们平时的行为中。

弟子悟开顶礼大恩金刚上师带安来!

弟子离幻:与世隔绝的生活让我找到“真心”

所谓“了自己心”就是明了自心,向内观照自心。我们的眼睛可以向外看,但是心一定要向内观照。快乐、幸福都应该向内追求、向内寻找。自心要像荷花一样静素清纯,本性要像泉源一样清澈明净。

住在乡间的这段日子,除了有时下山买些必须品,与一般俗世几乎切断了,每天只是吃饭、睡觉、散步、读经,也不觉得有所缺乏。一两个月的时间没有看电视、没有听广播,也没有读报纸,几乎对天下大事一无所知,只是心境纯明地过单纯的生活。很奇怪的是,这样的生活不但不觉得有所欠缺,反而觉得像洗过一个干净的澡,观照到自我心灵平静而丰富。

有句话说,凡夫取景为乐,圣人取心为乐。“取心为乐”是圣人明白,景由心生,所以圣人以调伏自心的贪嗔痴烦恼和执着为快乐。而我们凡夫则以外景为乐。圣人拥有的是智慧,智慧是可以用来调伏内心的烦恼和执着的。凡夫的聪明是通过“心向外求”而获得的,而智慧则是通过“心向内观照”而获得的,也就是说,要从一个凡夫蜕变为圣者,必须要开启智慧。开启智慧,就要先学会让自己的心向内观而不要让心像匹野马一样的不断向外驰骋。

自心清静自然无障无碍灵通迅速而生。很多时候因世事的污染,我们的自心本性被遮盖蒙蔽,看不清事物的真实面貌而妄念丛生。息灭妄念回归本真,观察自己内心,会发现心是一片宁静大海,没有任何念头的波涛。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止息了所有世间的计较与猜度。这时我们才明白,为什么许多智者教导我们“停下来,静一静”。这里需要“停”下来的是脚步吗?不是,真正需要停下来的是我们这颗总是在制造痛苦假象的妄心。所以障碍我们修道的是我们的自心,是我们的妄念,是我们一刻不停歇向外攀缘的心。

达摩祖师说:“无妄想时,一心是一佛国;有妄想时,一心是一地狱。”我们造作妄想,以心生心,故常在地狱。菩萨观察妄想,不以心生心,故常在佛国。

我们对物质对外界环境以及对名利等五欲的索取,使我们的心沉迷其中难以自拔,起惑造业,因业受报。佛说:“一切众生皆具智慧德相,唯妄想执着未能证得。”自性是“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若无我执,则惑业不起,当下能正觉诸法实相,一切即是寂静的涅槃。